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到达总会!》。

但是今天,清早.蛇王手下的二栖,此皆闲孟未了公案,闲孟倘

在周强得到班泰的教训之后立刻闭上了嘴,专心开车。不过在去往电站的路上却遇到了军队的临时检查,公路上被设置了路障,十几名军人荷枪实弹的站在公路上示意班泰他们停车接受检查。

  “停车,停车!”

  周强稳稳的把车停在路边规则,似被牵动着,细微地调整。

虞渊顿时觉得,置身于一个火焰绝地,天空和大地,都在被烈焰烘烤,他那大部分赤裸在外,血淋琳的体魄,痛疼感暴涨数倍。

蓬蓬血雾,从鲜血内蒸腾出来。

他整个人,皮肤都变成赤红色,似......

强记君子者所不能究竟其手,都想在这一瞬间就将

林仙大学女寝。

安阳从书店回到宿舍之后,一声不吭,爬上了自己的床。

江臣善意地告知她,蒋峰天很长一段时间内性命无忧。

所以她有些无事可做。

不想运功疗伤,也不敢将这种事告诉家里人。唯一能做的,似乎就只是躺着。

整整两天时间,她什么事都没做,包括吃喝拉撒。

困了就闭眼睡,醒了就睁眼继续躺着。

而青橙在当天晚上叫安阳一起去食堂吃饭无果之后,一连两天对躺着装死的安阳视而不见,依旧每天吃着零食,刷着永远也刷不完的偶像剧。

两天过后,安阳躺不住了。

如果两天的时间只用来修炼,可能眼睛一闭一睁就没了。

但如果只是用来躺着,似乎比人类整个进化史还要漫长。

这段比人类进化史还要漫长的时间里,安阳觉得自己似乎想了很多,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想。

她睁着自己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头顶之上那个长着狐狸尾巴的人鱼看了半天,越看越生气。

这个叫阳安的小人鱼是个没良心的,一句安慰的话都不知道说。

“橙子,你为什么都不理我?”

青橙嚼着薯片,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回道:“明明是你不理我。”

安阳蹬了下腿。纤细的腿砸在床板上,发出咚的一声。这让安阳越发烦躁。

“我不管,就是你不理我,看我生气也不知道哄我。”

青橙不为所动:“为什么要哄你?”

安阳一下坐了起来,叫嚷着:“你还是不是我最好的朋友?”

“如果最好的朋友就要接受你的无理取闹的话,麻烦你还是把我拉黑好了。”

“橙子,你是不是成心想气死我?”

“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是在我气死你之前,你就已经把自己气死了。”

安阳无力地重新瘫倒在床上。

“橙子。”

“说。”

“我这个样子是不是特别丧,特别丑。”

“丧是很丧,丑倒没有。”

“我做了很不好的事,也不能说我做的。但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我。我是个害人精。”

“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你应该跟你的白马王子去说。”

“我害的就是我的白马王子。”

“请你继续去害你的白马王子,别打扰我看剧。”

安阳沉默了好几分钟,又开口道:“橙子,你看过睡美人的童话故事没?”

“你问的那个版本?”

“这还分什么版本?”

“这可是青春偶像剧改编的热门题材,光我看过的就有八个版本。”

“最美的那个。”

“看过。”

“如果你喜欢的人变成了睡美人,而你不是王子,解除不了她的诅咒,你会怎么办?”

“什么叫喜欢?”

安阳捂着自己的额头:“你看了那么多青春偶像剧,却跟我说你不知道什么叫喜欢?”

青橙理所当然反问:“之前的高数课,明明你也一节不落的上了,也说听得很认真,为什么最后到考试的时候却要抄我的答案?”

“……遗传。”

安阳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问道:“橙子,如果我的王子为了救我,变成了植物人,可能永远都醒不来了。而随着时间慢慢流逝,我渐渐不爱他了,你会怎么看我?”

“你这应该是反派人设,除非编剧脑抽,大概率活不到最后。”

“我是认真的。”

“我不喜欢这种反派。”

“谢谢你,橙子。谢谢你,陪我聊天。”

“想當年我在酒吧里遇到你嫂子,我一眼就認定,這個女人就得做我的媳婦,今后給我生孩子的那種媳婦。”

“楊哥,感情你和我嫂子是一見鐘情啊。”

“對啊,是我鐘情于你嫂子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直接走了過去,對著你嫂子說,美女一起喝一杯可以嗎?”

“然后呢?”

李彪還真的被楊崎熊的故事成功的吸引了,非常期待楊崎熊繼續的講下去。

“你也知道,哥哥我長的有些困難,你嫂子那時候可是漂亮的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到达总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血脉武器

江宇

血脉武器

大道青天

血脉武器

弱水千流

血脉武器

夏日香槟

血脉武器

暗黑烟花

血脉武器

此人苟且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