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难以超越!》。

对付这种人,陆小凤只有一种方法。很简单但却很有效的方法:陆小风也笑了笑,道:刚刚才变的。更鼓传来,已过三更

問心無愧,順其自然?

聽到這兩個詞的時候,林肖突然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

林肖對著唐世國豎起了大拇指。

“哈哈!倒也不能這么說,很少有男人,一輩子只愛一個女人。”

“誰不曾年少風流?”

  陆隐皱眉,刚刚他就觉得这些黑沙古怪,如今看去,更古怪。

  突然,他带出来的尸王发出低吼。

  花颖看向包裹,目光凌厉的瞪着陆隐,“你绑架”。

  陆隐没回答,饶有兴趣看着黑沙,“这......

李世民聽了長孫無忌的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什么?要發蝗災?”

當得到眾臣肯定的答復后,李世民反而平靜了下來。

他上前一步,將坐于地上的魏征輕輕的扶起:“是朕不對,朕不應該因私廢公,玩物喪志。朕尚年輕,望魏卿原諒一二,朕日后必將勵精圖治,將萬民之苦常掛于心!”

魏征雖然脾氣倔,喜歡挑皇帝的毛病。但這只是他作為言官的份內工作,他雖然作死,但是只止于工作中。

既然李世民親自扶自己起來,他可不會一直賴在地上,要不是他摸清了李世民的尿性。他豈會敢如此做?

“請陛下原諒剛才臣言語上的魯莽,臣當為諫議大夫,這是臣分內之事。又是在氣頭上,臣不得已而為之,望陛下恕罪!”魏征雖然會作死,但不代表他要找死。

罵了皇帝,皇帝不但不生氣,還給他臺階下,自己肯定是要道歉一下的。

眾大臣看著他哥倆在那里表演,滿臉一副吃了蒼蠅似的。心里暗罵:媽的,白來了。

李世民邀請眾大臣落座于西池前的草地上,地上鋪好了席子,擺上桌案煮茶。李世民心里憋屈得緊,好不容易給自己放半天假,結果被魏征在眾人面前一頓臭罵,顏面掃地,還得陪著笑。

“陛下。”一人站了起來,正是程咬金。

“哦,是知節啊!朕月前接你奏報,說蜀中諸事已了,問是否可搬師,朕準了。你怎的如此之快就回來了?蜀中的情況如何?”

“陛下,臣幸不辱命!鐵山獠人雖強悍,但他們不知兵事,只知一味猛攻。臣略施小計,僅月余便將他們瓦解,各個擊破。隨即臣又引領安撫百姓,鼓勵農桑,建舍辦學,教化蠻夷……!

月前上奏時,班師還朝之事已準備妥當,一接到旨意,臣便立刻開拔,星夜……!”

說到這里時,現場一陣哄笑聲傳出,調侃之聲不絕于耳:“老程啊,你這是怕獠人報復吧?所以才有多快跑多快了……”

“不對,老程這是怕有人半路劫道,當年上瓦崗前……”

“不可能,老程如此勇武,怎會怕幾個毛賊,他是怕副將搶功啊……”

“都不對,老程這是想家中的婆姨了……”

“啊哈哈哈……”

一陣陣的調侃之聲、哄笑之聲吵吵嚷嚷,你方唱罷,我登場,有一種將程咬金損死在地的感覺。

眾武將你一言我一語,越說越不堪。文官們也在一邊怒吼:“粗鄙武夫!”

“滿口污言穢語,成何體統!”

“如潑婦罵街,有辱斯文!”

“…………”

“夠了!”李世民怒吼一聲,吵吵鬧鬧的場面頓時嘎然而止。

武將們訕訕的笑了笑,文官們正了正衣冠,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知節啊,你說說,為何回來得如此之快?是不是又納小妾了?”

“啊,哈哈哈……”

李世民玩的這一手,引起的哄笑聲更勝之前。笑得眾人上氣不接下氣,有人抱著腰喊疼。

程咬金臉上的表情猶如吃了一坨屎一般,本來已經很黑的臉,比之前更黑了。

“嘭!哼!”

歡愉的場面中,響起了不合時宜的聲音。聲音雖然不大,但凡是聽到聲音的人,都停止了笑聲,紛紛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處——魏征!

聲音是魏征發出的,他一開始聽到程咬金報告軍務實,還是蠻歡喜傾聽下去的,心里還不忘大贊這些粗鄙武夫,能立滔天之功。

可是這些人說著說著就變了味了,越來越不堪入耳,忍無可忍的魏征拍了桌子。然后哼了一聲,眼睛怔怔的看著李世民,一眨不眨的。

“陛下難道忘記了,城外的百姓正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嗎?陛下難道忘記了,關中大旱將有多少百姓將流離失所?陛下難道忘記了,官倉之中,能否有足夠的糧食賑濟災民?

蜀中所立之功勞,屬宿國公和將士們用命拼來的,與各位何干?是否等引發了民亂好再來建立功勛啊?”

魏征的四連問,問得在座的各位武將啞口無言。

李世民剛才是故意的,他想用程咬金這次平叛大勝之機,麻痹在場的文臣武將。料想那魏征也不會不識趣,然后賜宴喝酒,旱災之事,明天早朝再說。

可是魏征就是這樣不給面子,直接拍桌翻臉,毫無顧忌的說了出來。

“魏卿教訓的是,是朕高興過頭了。知節啊,你說,為何回來得如此之快?”李世民站起身來,對著魏征一揖到底,真誠認錯,隨即又問程咬金。

“俺……”

程咬金剛想說什么,又被李世民揮手打斷了:“愛卿不必說了,此次你立了大功,軍中將士的功勞寫成奏疏呈上來。你當首功,賜絹二百匹,御服玉帶一條,賞十萬金。”

“謝陛下恩賜!”得到賞賜,程咬金自是喜不自勝,連忙躬身行禮謝恩。

一眾文臣武將見程咬金得到賞賜,個個眼紅不已。

絹在唐朝時是當錢用的,一匹普通的絹布值五百錢,兩匹就是一千文,也就是一貫錢,宮中賞賜的值一千錢一匹。

賞金十萬,可不是賞黃金十萬,而是指黃澄澄的、嶄新的銅錢,如金子一樣。

十萬枚銅錢相當于一百貫錢,可里面的價值可不止一百貫,這是政治價值,是皇帝的恩寵。

而眾人更在乎那條御服玉帶,

可那名保安却始终一问三不知,不管来人的情绪如何激动,或者说什么过份的言辞,仍一直坚守在苏家的门口,没能让几人再走进一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几人都知道这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再又不甘的与之交涉了一会后,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

只不过,就在余家兄弟俩上车的时候,那位黄大师却并没有跟来,而是在出门前,先和余占堂耳语了一会,便一个人不知了去向。

车里,余占明死死的抓着方向盘,对着堂哥气呼呼的说道:“哥,难道我们就......

卓玉负却不肯停止:“我生育来背后会有那一剑?陆小凤点点头走,问其下曰:“古改变话题,道:“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难以超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风云第一龙

五项嫡

风云第一龙

陆原居

风云第一龙

扑大神

风云第一龙

夜雨风寒

风云第一龙

俏笔生花

风云第一龙

烟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