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压迫》。

人失去“三友”,即便拾人牙慧权力逼着别人为他受苦,把他的

“你們那怎么樣?”白若宏等人搜尋過后都來到了之前匯合的地方,發覺只有任雯沒有來。

賈章赫看著被黑夜籠罩的北港碼頭,卻不見任雯的身影。

白若宏焦急的看了一眼手表,心里仔細計算著任雯進去的時間,“不對,任雯有危險,快去3號廠房!”

【3號廠房·冰庫】

武炳辰將任雯扔在一旁,扯下了口罩,隨后從旁邊的冰柜上拿起了一根冰鎬。

“喂——”武炳辰蹲下身子抓起了任雯的頭發,“你們為什么盯著我不放?還有,誰給你的勇氣一個人跟過來啊?”

見任雯還是處在昏迷狀態,沒有絲毫回應,不耐煩的武炳辰舉起冰鎬就要砸下去。

“鐺——鐺——鐺——”就在武炳辰準備痛下殺手時,冰庫的后面突然傳來一陣聲響,像是利器敲擊的聲音。

武炳辰見狀,將任雯重新放回到地上,拿起冰鎬疑惑的朝里走去。里面的冰冷之氣愈發濃重,武炳辰穿梭在其中,身體也不自覺的打起了冷顫。

“是誰?”武炳辰貓下身子,以防被人看見,“是誰進來了?”

他慢慢的走上一個鐵網制成的平臺,只有腳下‘刺啦’的聲音與他的問話產生了呼應。

“喂,如果進來的話,就好好的藏起來吧,不要被我發現哦——”武炳辰感覺自己又回到了之前那個殺戮的狀態,胡亂的搖起了手里的冰鎬。

在武炳辰往前尋找時,他的腳下突然出現了一個黑影,隨后空氣里一陣破風的聲音迅速回想,武炳辰的腿被割開了一道大大的口子。

“該死!”武炳辰被偷襲后下意識的拿起冰鎬朝著站起來的黑影揮去,黑影向左一側身輕松的避開了武炳辰的攻擊,緊接著一記重拳狠狠的砸到了他的臉上。

“呸——”武炳辰吐掉嘴里的血水,這是他作案那么多年第一次受到過如此的待遇,以往都是那些受害者被自己虐殺。

黑影將頭上的鴨舌帽壓低,慢慢的朝著武炳辰走去,手里拿著一把長短剛好的斧頭。

武炳辰眼神一緊,忍著腿上的劇痛拿起手里的冰鎬就向黑影砍去,“剛剛就是你給我發的信息吧?”

黑影仿佛預知了他的動作,右手輕輕一個橫擋便攔下了武炳辰,“等著成為一個死人吧。”

聽了黑影的話后,武炳辰的嘴角不自覺的抽搐了起來,他的心里莫名的產生了一絲嘲諷。

就在武炳辰的思維出現了短暫的空白期時,黑影順勢用腳踢到了他之前的傷口上,武炳辰痛的一聲慘叫隨即跪了下來,同時手上的動作也遲緩了許多。

黑影回頭看了一下倒在地上的任雯,輕輕的嘆了口氣,轉身拿起斧子朝著武炳辰的頭砍去。

【3號廠房】

“宏哥,這里好像有過打斗的痕跡。”姜欣橙拿著手電晃了晃地上。

白若宏看著從貨架上倒下來的各種物品,示意他們將手電全部關閉。他蹲下身子,打開自己的手電朝著貨物倒下的反方向照去,地上漸漸的顯露出一條淡淡的痕跡。

“這是?”

白若宏慢慢的挪動著自己的身子,跟著這條

如今再想一想剛才的時候,李婉君所說的那句話,李紹全突然覺得,自己這個拳皇有一些名不副實。

沉吟了一番,李紹全道,“那些人應該是在研究《拳皇經》,但是不管他們如何的研究,我現在突然覺得,他們是不敢出來對抗呂澤你了,好小子,我真的沒有想到,你的實力比我還要強,不過嘛,這一次我有了一些心得,我相信,到時候我的實力也會增強。”

這是拳皇李紹全的話。

呂澤沒好意思說,自己的表現,現在為止只是九牛一毛,哪怕李紹全再......

那杂货店的老板站在门口,用两咱们国里若有这麽多勇士,咱们

此時的以辰已經在風中凌亂了,發型、表情、四肢,乃至思維。

出了貴賓出口,莫凱澤并沒有帶著以辰沿路標離開濱海南花園,而是在半道沿一條鵝卵石小道避開了人群。

在他問了一句“你要做什么”的時候,莫凱澤回答他的是:帶你飛。

然后就……

莫凱澤一手緊緊抓著以辰的后衣領,朝海邊飛去。

青色劍息在夜色下十分惹眼,為了不被人注意到,他選擇了貼著樹頂低空飛行,但即便是低空,飛行的速度依舊不慢,也就有了以辰現在的模樣。

“莫哥,再有下次,能不能提前告訴我一聲?也好讓小弟我有個準備!”以辰在風中大喊,“還有,下次別抓衣領了,吊死鬼是很悲哀的!”

“那我抓得松一點。”說著,莫凱澤就要減弱手上的力度。

“別別別啊!你抓緊,抓緊!這高度摔不死也能摔殘!”以辰臉色一變,雙手伸出來,用力抱住莫凱澤的胳膊。

不再和他廢話,青色劍息變亮,莫凱澤加快速度。

以辰漸漸鎮定下來,黑色劍息從身上亮起。頓時,一種如魚得水的自在感從四肢和感官同時傳來,說不出的舒適與暢快。

以辰感知著四周,空中、地上、地下。沒錯,在黑暗中他的感知變得異常敏銳,甚至連一小部分地下都處在了他感知之中。

地下也屬于黑暗的一部分?以辰有點發懵。

“果然有人!”隨著距離的拉近,以辰發現了前方遠處的海面上空停留著一個人。

神情不覺間嚴肅起來,小鐵劍同時出現在以辰和莫凱澤手中,風冷了下來,凜冽如刀片刮著他們的臉,更刮著他們的心。

“帶著你打起來不方便。”大海出現在視野里,莫凱澤對以辰說。

“放我下去,放我下去。”以辰趕忙說,“把她從天上引下來,水濱長廊上也行,我們二打一!”

“你沒領悟奧義。”莫凱澤提醒他,言外之意是小心點,別死在敵人手里。

“【道劍·夜束】應該……能保護我幾次吧。”以辰言語間明顯缺乏自信,他雙手合十,閉上了眼睛,“老天保佑,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打法不適合我。”

沒有再管他,在即將飛出大地時,莫凱澤朝一棵枝葉繁茂的大樹把以辰扔了出去。

下墜的感覺忽然產生,以辰睜開眼。

下一秒,他又在風中凌亂了,眼睛瞪得如銅鈴,恐慌的神色在臉上蔓延,手腳在空中劃出紊亂的弧度群,大叫著摔進繁密的樹葉中。

“我……記住你了。”一根粗大的樹枝上,以辰肚子擔在上面,腳和手懸空,有氣無力地說。

放下以辰,掀起一陣席卷地面塵土的風,莫凱澤飛出大地,貼著藍黑色的海面飛行,青色劍息愈發明亮,速度急增。

飛快的氣流產生強大的氣流,青色光影所過之處,海水向身后飛濺,海面更是被下壓出一道不算深卻明了的溝道。

到達海面中央的位置,青色光影方向驟變,九十度向上,沖天而起,在黑夜中留下一道緩緩消失的青色光痕。

“看!那是什么?”

“流星!咦?怎么是向上的?”

“快看!煙花!”

驚艷的一幕被不少在花園兩岸散步的閑散游客所看到。

只是沒過多久,岸邊的游客就在工作人員的引領下離開了花園。

百米高空,霓裳倩影玉足踏空,靜靜地俯視著下方急速升高的青色光影。

速度開始減慢,當上升至與倩影同一高度時,青色光影停了下來。

劍息收斂,青光略微減弱,露出莫凱澤的身影。

隔著十數米的距離,光影與倩影緘默對峙。氛圍在這時陡然緊張起來,空氣流動困難,隱隱有凝固的趨勢。

沉默的環境率先被倩影打破,單車女王悅耳的聲音從薄紗后傳出:“我等了你十分鐘。”

“你可以不等。”莫凱澤平淡地說。

不知道敵人具體情況的他沒有選擇第一時間動手,先發制人在強大的敵人面前是行不通的。

也不在意莫凱澤的語氣,單車女王說:“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彡柚”

“那是宿主的名字,你不配。”頓了一下,莫凱澤說,“你叫風王殿,或者說……芙爾什羙吷!”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王殿,更是第一次見到他的宿敵——風王殿。難以想象,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居然就是令俱樂部無比忌憚的風王殿。

想到一個無辜的生命被迫與兇殘的王殿靈魂共存,惋惜之余更是有著一股難以名狀的怒火充斥莫凱澤心間。

“你錯了,從我與宿主靈魂融合的那一刻開始,風王殿就已經是彡柚了。我造就了她,她也成就了我。更何況,你們不是更喜歡稱呼我們……惡魔嗎?”說到最后,薄紗之上,那雙始終平靜的眸子猛然射出無盡的寒意,蝕骨的寒意直擊莫凱澤的心。

如果眼神能殺人,莫凱澤確

简单的打量4周之后只见秦辉也是愣了一下,没有想到此时此刻他们所到达这个地方距离,现今他们所乘坐的那个地方的距离并不算很远,也只不过是没有操作了多远的距离而已,当看到这一幕之后,那站在一旁的穷奇也是愣了一下,然后紧接着迅速对着自己身旁的机会开口道。

“真的是没有想到在那种情况之下竟然有那种真正的强者对着虚空当中进行了控制。”

等三个人的身体彻底的落在这地面上的时候,他们也就是非常明显的就发现了,此时此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压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江岚

白龙鱼狐

江岚

圈圈呆呆

江岚

金古煌

江岚

三尺神剑

江岚

落无痕

江岚

墨文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