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还是我爹吗(四)》。

善與惡,光與暗,虛偽與真實,在這個世界交織。這些代行者生而為人卻不干人事,本來就崩潰的大世界在他們手中卻更加崩潰。

說難聽一點,對方這是掘世界的根基。

如果將世界比喻成一個人,那么代行者就是人身上的手腳。

<一人道:

“且慢著,這城里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哪來的小姑娘?莫不是鬼魂變的?”

一人低低笑道:

“上,大家一起快活快活。”

柳乘風撥劍上前,常空伸手抓住她的腰帶,提起升到空中。

柳乘風叱道:

目光一振,此刻将近黎明,晨光走出门,就看见一只手伸了过来

金秀秀眼看現場的狀況不好,她急忙快速的轉身跑向遠處!

幸好,她一開始的地方也不算近,現在跑起來,也更加的方便一些,否則的話,若是在前方的位置,想跑都跑不了!

金秀秀可不想自己的手機也摔在地上。

而且她看了出來,有些人的手機掉落在地上,并非是意外,而是人為的事情。

院方的一些人員貌似是有些故意的樣子,把人們的手機碰落在了地上。

然后,他們再踩上兩腳。

當然,一切看起來好像是意外的樣子。

他們并不會搶過眼前人們的手機,摔在地上,那是絕對不行的。

金秀秀快速后退,手機也好好的放在了自己的口袋當中,還用一只手掌按住了。

這時候,外面門口的位置,竟然還有院方的人員跑過來。

金秀秀很是吃驚,院方到底有多少人啊!

現在的狀況,院方的人員已經把眼前的所有人給前后包圍了,形成了夾擊之勢!

這若是一場戰斗,很顯然,院方已經取得了勝勢!

另外,很多地方的門口,大門都關上了!

這樣子一來,又形成了甕中捉鱉的狀況!

外面不相干人員進不來,里面的不相干人員出不去。

只有相關人員,還有經過允許的人,才能夠進出!

不過,大致上只有進來的人,沒有出去的人。

“嗡!”金秀秀聽到一旁響起一個聲音,她隨即望過去,然后大吃一驚,她竟然看到那邊的建筑物大門,竟然開始放下卷簾門!

這個可是厲害了!

而且這里的卷簾門可不是簡單的卷簾門!

普通的卷簾門看起來就是一層鐵皮的樣子。

這里的卷簾門卻是相當的厚實,只是看著就感覺厚重!

大概也是考慮了醫院的特殊性,所以才會在這里安裝這種卷簾門。

具體原因,金秀秀不是很清楚。

她現在只是知道,若是不趕快出去的話,她恐怕就出不去了。

金秀秀開始著急起來,急忙向著四周望去,只見各處的走廊,還有過道,那些地方的房門竟然全部都關閉了!

原本,那些地方的房門可都是打開的!

嗯,常年都不會關閉的。

話說,院方這是有著自己的一套應對不好狀況的機制呢!

很顯然,這個機制現在啟動了起來。

“咦!金秀秀,你怎么在這里?”一個聲音響起,現場的聲音很是噪雜,但是金秀秀卻是分明的聽到了這個聲音。

仿佛這個聲音被什么力量特殊加持過的樣子。

一片噪雜的聲音當中,金秀秀聽到了聲音,然后快速的轉頭望去,她就看到了一個人!

對方站在不遠處的一個位置,其推著一輛輪椅,連同輪椅上的人,她們一起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景象,而且在她們的身周,還站著不少人!

只是,那些人就不是金秀秀關注的對象了。

“白秀姬!是我,是我!”金秀秀立即抬頭舉手,然后快速的向著對方的方向跑去,路上遇到了院方的人員,做出阻攔的動作。

只見對方向著身邊的人說了什么,有人向著這邊打招呼,工作人員就讓金秀秀過去了。

金秀秀松了一口氣,急忙跑到了對方的身邊,有種找到了組織的感覺。

對方正是白秀姬,現在她推著白社長,在這里看熱鬧!

哦,白秀姬是看熱鬧,至于白社長則是看事情,看誰那么大膽,竟然敢與她不對付,她一定要好好的教訓對方!

然后就看到了一個不知所謂的中年女子!

對于這個狀況,白社長有些不想理會!

嗯,對方的格調有些太低了!

那一類的人非常善于利用自己的特長,把你從云端拉到泥潭當中,一起打滾!

白社長可是一個愛干凈的人!那樣子一來,她就算是贏了,結果也是她吃虧!

因此,應對眼前這種狀況的最好方法,就是讓其他人出手,代替自己教訓那個中年女子!

嗯,院長就是一個很好的人選,而且他現在做的也似乎不錯。

白社長就目前為止,她還算是滿意的。

金秀秀走到了這邊,她向著金秀秀點了點頭,表示自己還記得對方這個人。

只是,白社長明顯沒怎么在意金秀秀!

好吧,金秀秀在白社長的眼中,存在感是很低的,大抵上,也是因為在白社長看來,金秀秀這個人沒什么用處的緣故!

白社長就是這么實在的一個人呢。

金秀秀急忙向白社長打了一個招呼,通過這個行為讓人知道了她與白社長之間的關系,如此一來,其他人會連帶著關照一下金秀秀!

否則的話,怕是沒什么人在意金秀秀。

遇到點什么事情,金秀秀最可能是被眾人遺忘掉的角色。

有些什么事情,當然同樣也不會關照金秀秀。

无奈的叹了口气,权当是做好事帮她一把,毕竟这男人看起来就一脸的流氓相。

没想到向家强脸上倒是出现了怒意,老子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看上眼儿的,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和他抢?

这是一个爷们儿能忍的?虽然不知道刚才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很明显就是在嘲讽自己。

当然,他也没有当即甩脸子,而是讽刺的看着张成,说道:

“你丫什么东西啊?大学生?大学生在我这儿摆摊,谭江边你丫出门没带脑子吧,什么东西都敢往摊子上领,这个月保护费交了么?要是惹出事儿,我看你怎么办!”

向家强的话语里充满了鄙视和不屑,口气也高高在上的,让张成又些许不舒服,他非常讨厌这种自以为高人一等,其实就是时代老流氓而已。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信不信由你,没事儿的话我要带小棠去吃个早饭。”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揽过来方棠的腰,这样大大咧咧的姑娘忍不住脸色微红。

表面上是低头含羞,在谭江边和向家强看不到的地方,方棠死命的捏了捏张成的手背,疼的张成差一点龇牙咧嘴的没忍住,破口吐槽身边这小姐姐。

两个人对面的向家强脸色不善,咬牙切齿的道:“臭小子,你没皮没脸了 ,我劝你离他远一点,你俩家里根本就配不上!你知道我家是干什么,我舅舅是片儿警!你们要是不像在这儿干,趁早给我滚蛋!”

张成不怒反笑,挑眉看向向家强,开口问道:“那你觉得什么样的家庭能配得上?”

听到这句话,向家强的脸上出现了一股子骄傲,语气里也有一些优越感:“怎么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懂么?我舅舅就是管这块的警察、我妈那是厂里的组长、我爸……表面上是修车的,但是背地里干什么,谁不知道?哼,老子我一个月也是个把万儿,你在看看自己,养得起棠棠么?”

“不过就是一个没有编制的辅警儿,有什么值得嘚瑟的?”张成冲着向家强吹了一个口哨,调戏般的笑了笑。

“你他吗说什么?”向家强有些激动,他居然敢这么说自己的舅舅,疯子!要知道正是因为有他舅舅这身份,他才能在这里作威作福,被张成这么一说搞得就好像他也没什么厉害的那样。

要是这条街上的人都不怕他了,以后自己的经济来源怎么办?

张成之所以不担心,是因为他知道,北京城马上就要发生一个大事件了。

对于那个大事件,后世所知甚少,毕竟事关国家利益,自然不好提。

不过在大事件中,死了的人多半都是辅警和当天在那附近的倒霉玩意儿。

懒得搭理向家强,张成要拉着方棠离开,身后那小子却突然大吼:

“方棠,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告诉,本来今儿我还给你准备礼物,你要是现在给老子过来我说不定能给你,三千块钱,你要是不赏脸,我就回家和你妈好好说道说道!”

方棠也很震惊,三千块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小数目了,这向家强居然这么舍得下血本来讨自己欢心。

那是一个碧玺戒指,十分的精巧好看。

向家强说完以后冲着方棠招了招手,满脸挑衅的看着张成。

“小子,我看你这一地摊的破烂玩意儿,有什么东西能比的我这碧玺戒指,你这样的穷酸小子,拿什么给棠棠幸福?凭什么和我争?”

原本以为张成脸上会出现窘迫神色,,但是没想到张成居然傻呵呵的笑了起来,那笑容中的嘲讽和戏谑丝毫没有掩藏。

“就凭我智商在线!有脑子——”  

要是在平时向家强肯定冲上去就要收拾张成,但是最近……他确实是心有余儿力不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没力气。

要是现在动手,自己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过他。

身体不行,但嘴上可不能饶人,“臭小子,你这话是几个意思啊?”

看向那个三千块的碧玺戒指,笑道:“我问你,你买这个戒指多长时间了,是不是每天都戴在身上?”

他的话不仅让向家强听不明白,连方棠和谭江边也是一头的污水,张成想要表达什么?

“买了两个星期,自然是一只待在身上。这怎么了么?送给棠棠的东西有什么问题么?”

张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即严肃又认真的说道。

“自从你买了这戒指是不是经常噩梦惊醒、盗汗,突然感觉所有的事情不顺心,还经常受伤,前天或者在之前还插电出大事儿吧。”

向家强的嘴巴里似乎能塞下一个鸡蛋,这小子怎么什么都知道,难道他精通命理?

他最近的倒霉事儿确实很多,不但他爹妈骂,舅舅也让他收敛一点。

而且他前几天出门的时候,差点就被人用刀子给捅了。

“你、你……”

向家强真的以为张成是什么神人,说话都不利索了。

十分疑惑的盯着他,不敢再妄言。

“因为你那三千的解释,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那碧玺表面一层薄薄的黑点儿,张成就知道这是怎么来的玩意儿。

从土地刨出来,满满的阴煞之气,肯定是谁带谁倒霉,还要拿这戒指送女孩儿,您脑子搁家里了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还是我爹吗(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长生九难

非想

长生九难

风铃樱花飞

长生九难

实在闲得疼

长生九难

小徐可

长生九难

路莫遥

长生九难

悦冬愁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