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奇怪的男人(一)》。

上一章:正文第二十一章狭路喜相逢下一章:正文第二十三章真要对付他们,他实在没把握。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绝无选择的余地

王賀和米軍是一樣的,雖然身為校長,但并沒有住在別墅區,只是在中等的一小區之內買的房子。

跟著來到王賀家中之后,開門的那一刻,一陣陰冷的涼風吹來,但是屋內卻沒有怨力存在。

房子挺大,大概兩百多平了,在房間內四處環視看了一圈,并無任何異常。

“小伙子,事情是這樣的,白天并沒有什么,但是一到了晚上,夜里醒來總會看到一個人站在我的床腳,等我在看過去,就沒有了!”

王賀簡單將情況給吳天說明了一下,按照他的描述,這鬼倒是挺規律。

“大叔,我能先到處看看吧!”

“沒關系,隨便看,不過那個房間就不用去了,這不,期末快到了,他正在復習!”

王賀對于吳天的要求沒說什么,不過唯獨指了指衛生間旁邊的一個臥室,小聲對吳天說道。

“期末?考試?…哦,好吧!”

略微沉吟片刻之后,吳天只是微微詫異的皺了皺眉,隨后便點頭表示同意。

游走在各個房間,干凈整潔,足以證明王賀是個自律的人,不過一切都是那么平靜,根本沒有任何異常,唯獨還剩下王賀兒子的那個房間。

吳天看了看王賀,客廳里沒有他們的人影,看情況應該就在衛生間。

來到那個特殊的房間門外,里面格外安靜,門把手異常冰涼,就當吳天準備開門的時候,衛生間響起了馬桶沖水的聲音。

吳天就此作罷,在門的另一邊,王坤就站在門的另一邊,和吳天整好對立而站。

“小伙子,看的怎么樣?有找到問題所在嗎?”

“沒有!我看這兒房間挺多的,能在這兒住一晚嗎?方便觀察一下!”

一無所獲之下,吳天提出了一個相對無理的要求。

“嗯?…”

“放心,我就睡客廳也行!”

“哦,不,沒關系,反正還有多余的房間,當自己家就行!”

王賀在猶豫了好一會兒之后,才慢慢同意。

到了晚上,王賀在做了晚飯,因為吳天還特意多做了一道菜。

“兒子,出來吃飯了,有客人在,注意禮貌!”

招呼吳天過來坐之后,王賀便對著里屋大喊了一聲,吳天站在餐桌前,朝著房間看去,門把手轉動,一個白襯衫,牛仔褲,身高大概170的稚嫩少年從里面走了出來。

面色蒼白似乎從未照過太陽,帶著一副黑框眼鏡,慢慢的來到了餐桌前,隨后僵硬的扭頭看了看吳天,對其點了點頭。

“大叔,你這兒子倒是挺內向啊!”

“嗨,別提了,太不爭氣,除了學習好點兒,什么都不會!”

吳天一邊蹭飯,一邊和王賀閑聊,時不時的看了看旁邊的王坤,鬼是不吃東西的,但王坤卻是真的吃下去了,這讓吳天不禁懷疑自己想多了。

飯后,王坤就再次回屋了,兩點一線,王賀在收拾飯后的殘局,吳天在一旁的沙發上閉目養神,其實是在叫體內的小胖出來。

“小胖,出來,小胖出來!”

“老大…我還沒恢復呢,好累啊!”

小胖現在還是瘦瘦初期而已。

蘇家的蘇妍,藺家的藺竹筠,都是黃庭境后期,都有可能在禁地試煉時,跨入到破玄境。

皇族李家,嚴家和樊家,也都有同等級的青年強者帶隊。

另外六大城池,諸多的家族,聽說都有黃庭境者出席。

暗月城這邊,人數也罷,境界實力也好,都是落后的一方。

如果不能團結一致,在禁地試煉時,吃的虧,只會更大。

“呼!”

一只青色巨鳥,忽然從遠方飛來。

巨鳥展開的翅膀,有五六米,它扇動翅膀時,帶動的空氣成為小型風暴。

風暴中,還有能量流光四處濺射。

“靈禽!”

“上面還坐著人呢!”

虞菲菲和幾位趙家、轅家少男少女,望著那只青色巨鳥,驚奇地嚷嚷起來。

虞淵瞄了一眼,就耷拉著腦袋,顯得毫無興趣。

“四級的青鸞,戰力和破玄境相當了。”轅蓮瑤也頗為艷羨,“這只青鸞,屬于帝國的皇族——李家。騎著青鸞而來的,應該是李家這趟的領頭者——李禹。帝國五輪新月,李禹排名第一。”

“李禹!已經晉入破玄境的李禹?”

“據說,他已經是天源大陸三大上宗,元陽宗的正式弟子了!”

“嗯,元陽宗那邊,聽說也很重視他。”

“天源大陸的元陽宗啊,那可是比寒陰宗,還要強大的宗門啊!”

“玄天宗、元陽宗和劍宗,這三大上宗,是和魔宮、妖殿,能正面對話的宗門!寒陰宗,只是七大下宗罷了,豈能和元陽宗相提并論?”

趙家、轅家的那些小輩,羨慕地望著青鸞上,那道模糊的身影,議論紛紛。

“虞淵,你怎么一點反應沒?”轅霆奇道。

所有人都在驚呼,都在贊嘆那只青鸞,羨慕李禹時,只有虞淵不為所動,懶洋洋的樣子,好像都沒聽他們的話。

“旅途勞累,精疲力盡,只想好好休息。”虞淵苦笑著說。

“唔,抱歉啊老弟。”轅霆有些不好意思,“我差點忘了,你是我們當中境界最低的了。是的,長時間的奔波,你還沒有能以靈氣洗滌肉山體魄,會吃不消也正常。”

轅蓮瑤暗暗白了他一眼,心道:“真是蠢。”

如果虞淵僅僅通脈境修為,沒有什么實力和眼界,暗月城的一次次驚天巨變,他為什么能活下去?

她早看出,四級的青鸞也好,李禹元陽宗的身份也罷,都不被虞淵在意。

那種淡漠和隨意,令她也心有疑惑,不知道這位虞家的少年,為什么能如此淡定,好像什么都無所謂。

“蹬!蹬蹬!”

一頭金色犀牛,在曠野狂奔,直沖他們而來。

在犀牛背上,站著一位金光燦燦,身形彪悍的青年。

青年穩穩地站著,不動如山,似根本不受狂暴犀牛的顛簸影響,只是盯著天空飛翔的青鸞,似在和李禹斗氣。

“讓開!”

轅蓮瑤輕喝,讓眾人趕緊分散開來,給那奔騰的金色犀牛騰路。

“虞淵,快閃開!”

……

轉眼之間,七日已過,洛崖這些天一直在修煉丹藥之法,而唐胖子也沒有閑著,一直在照看酒水,那些在唐元的眼里可是錢啊。洛崖在那里面修煉丹藥,外面的事情也在按部就班的進行,太師府上,李天然正在接待一眾青年。

李天然的爺爺李淵位列上席,對著那些青年才俊說道,

“不愧是天驕人物,各個都是器宇軒昂啊,看來我們這一輩老了,往后就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哈哈哈”

其中有一女子說道“李太師過譽了,我們還不到火候,李太師您可是老當益壯,往后還要多學習學習,小師弟的天資過人,卻是真正的天驕”說著又輕笑了兩聲。

此人是李天然的二師姐,也是那種聰明的人,而且修煉的功法特殊,在日常生活里比較照顧李天然,畢竟聰明人都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但是這也就是打交道,畢竟要保留自己的底線嘛。

“二師姐就別取笑我了,在各位師兄師姐面前,我可不能算是天驕”李天然緩緩說道。

頓時大堂里一片笑聲傳出,李淵當即說道“各位到了我李家,我定當招待好了,我這就去準備酒宴,你們與天然閑聊吧”說著李淵就離開了大堂,這些人來所為何事他自然明白,有他在這里畢竟不好說,他們才是師兄弟,而他李淵現在是局外人。

在李淵離開以后,李天然說道“我就不和各位師兄師姐兜圈子了,那個靈核被人劫走了,師傅他老人家很是憤怒,這下該如何是好,”

“小師弟還會不知道如何做嗎?恐怕是已經想好對策了吧”二師姐說道,走到李天然身邊微微笑道。

“師姐莫要作弄小師弟了,我也想過一個辦法,不知各位師兄他師姐怎么看,”李天然說道。

“哦?說說看,正好我們與你合計一下,先跟你商量一下,“二師姐說道。

“那人既然敢搶,身后必然有人,我們硬碰硬可能撈不到好處,但是我們也可以借刀殺人,把這個消息公布出去,即使那人身后有人也定然保不住。最后我們只需坐收漁利,而且那件東西各位應該知道價值多大,這東西都是可遇不可求,一旦消息出去,肯定有人來幫我們查這件事,”李天然說道。

“小師弟說的不錯,我在把那人找回來時,在那感受到一股肅殺之氣,而且那人死于短刀之類的兵器,還有數根暗器,所以這樣下來就好找了,最近來這天香城的人中能殺掉輪脈境的人可不多,那出手的人應該是殺手之類的,并且是職業殺手。“大師兄緩緩說道,那些人也聽得仔細。

這大師兄修為最高,入門最早,但是論天賦李天然在這群人里應該還是首屈一指的,否則也不會被那位大能收為關門弟子,但是現在還是大師兄的威信最高。

隨后幾人又在一起商量這件事,但是結果就不得而知了。再看洛崖,整天就呆在屋子里,那殘陽與夜鷹的訓練就交給了太阿,自己當起了甩手掌柜,整天都在神機玲瓏里面修煉丹藥,這些天的修煉當然也沒有白費,丹皇圖里的丹方數不勝數,洛崖就哪幾種自己最熟悉的開始煉制。

直到今日早上,洛崖走出了屋子,問道“胖子,我在屋子里多久了,?”

“七天了,你那些酒我都給你看著了,現在的情況都是很正常的,過不久就可以喝了”唐元說道。

“嗯,多虧了你我才能好好修煉,等以后多分一點錢給你”洛崖說道。

唐元一聽到錢,身上這些天的酸楚都瞬間消散,心里頭美滋滋的。說道“哎,你見外了,我們兄弟說這些干什么”

了。

段小琴在旁邊期期艾艾的說:“林道長,先前見孩子痛苦,我……我打了個120。”

李福安指著她:“你呀你,這可怎么辦?”顯然,李福安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醫生救人心切,看到眾人都圍著院里的一個孩子,便知道來對了地方,把人喊開后,問:“誰是孩子的家長?”

段小琴答道:“我是孩子媽媽。”

醫生又問:“孩子怎么發病的?現在什么情況?”

段小琴把兒子情況簡單說了一遍,醫生聽了都驚呼一聲,摸著孩子的腰,盯住毒瘡,半天研究不出個所以然,只得招呼護士拿出處理外傷的急救包,就要動手給孩子包扎,等送到醫院再說。

“住手。”林驍眼見要壞事兒,只得出聲制止,但語氣還算客氣:“醫生,這孩子的病癥就要多曬太陽,你把傷口給遮住了,這,這不太好。”

醫生皺著眉問:“你是誰?”

段小琴夾在中間左右為難,看著林驍,弱弱的說:“林道長,我……”

“什么?道長?” 段小琴這聲稱呼,讓來的幾個醫務人員集體炸毛。一個護士把口罩都脫了,露出俏麗的小臉,滿臉嚴肅的說:“這位家長,你們是不是在搞封建迷信?你知道這樣做的后果嗎?這可是害在你孩子。”

還沒等段小琴回話,這充滿正義感的小護士對著林驍就教訓起來:“你現在馬上離開,我就當沒遇到你,不然我馬上報警。”夏琳平素最見不得這些游醫騙子,騙人錢財不說,還有可能害得別人丟掉性命。

林驍雖然治療人面毒瘡也無萬全把握,但知道去了醫院肯定是治不了的,為了爭取救治的權利,也不管那么多,大聲問道:“那你們說這是什么病?要怎么治療?”

這一問,全場幾十雙眼睛都看向幾個白大褂,之前林道長對孩子病情分析的頭頭是道,簡單露了兩手就有效果,也不知道醫生們怎么說。

“胡鬧!”搶救的醫生厲聲說:“孩子都這個樣子了,還不去醫院搶救,在這兒搞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們懂不懂科學?拍片、驗血、會診,到了醫院自然有辦法。”

原來,這醫生也沒看明白病癥啊。

李福安去屋里,把孩子以前到市人民醫院的病例,化驗報告,拍的片等資料,一股腦的拿給醫生,說:“醫生,你看看,這是什么病癥?”

醫生倒是接到手里看了起來,可越看越迷糊:這肉眼都看得出的毛病,偏偏醫院各類高科技儀器檢查出來都是一切正常。頓時,他也楞在那里思考起來。

剛才那個小護士夏琳倒有幾分潑辣,一把奪過醫生手里的資料,說:“謝醫生,孩子送到醫院治療總歸有幾分希望,如果孩子留在這里,會讓這些搞封建迷信的騙子害死的。”

林驍氣急,心想:我怎么就是騙子了?就要走上去理論,李福安拉住他,對他使個眼色,示意讓他去解決。

李福安又把段小琴喊到一邊,嘀嘀咕咕交代一番,就退回到林驍旁邊了。

段小琴也是下定決心,走過來對醫生說:“醫生,孩子不治了,你們走吧。”

“什么?”夏琳的反應比醫生還大,著急的問:“大姐,他們是不是威脅你啦?剛才那個人給你說什么了?你要相信科學啊!封建迷信會害死人的,你不要耽誤孩子的病情。”

醫生拿出手機,對護士說:“夏琳,別說了,我們報警吧。”

段小琴聽說要報警,也急了,按照村長交代的喊道:“醫生,警察來了也不管用。我們沒錢,我放棄治療。”

夏琳氣的跺腳:“愚昧,愚昧啊!”

每个人好像在等,等待着某种神世上至阳之毒,名为阳魄,是以于此而顺于彼,乱于富平而然也受了伤,却还是最镇定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奇怪的男人(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吾道断天命

一叶金

吾道断天命

卷寒酥

吾道断天命

乐活透明

吾道断天命

秀才随风飘

吾道断天命

姜戎

吾道断天命

须尾俱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