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只能帮忙》。

……

人都是逼出来的,很多事情也是由此发生的。

一咬牙一跺脚,厚着脸皮路正行就写出了第1句:“皮衣皮裤七公主!”

这句诗写得似乎还有些押韵,什么也看不见的,王兴燕此刻终于对/p>

地下室里,詹姆斯拉開一塊帷幕,里面的東西赫然是米國新式的反攔截導彈,這種導彈非常的先進,即使面對對手的攔截導彈這種導彈也能夠將自己攜帶的彈頭分散開,來躲避對手的攔截,這種導彈甚至連沙朗國防軍的部隊里都沒有。阿曼達眼前一亮,已經被眼前的導彈吸引住了,她簡......

南宫常恕变色道:什么事?南宫了杀人的功夫……王锐道:不错

王泱其实不想如此作态,早就想下来了,莜苦苦拦住,坚持要有仪式感,认为这有助于增加学豹城的向心力,王泱认为有一定道理,就听从安排了。见王泱下来,众人一齐弯腰行礼,道:“恭迎先生回家!”王泱摆摆手,道:“学豹城就是我的家,大家就是我的家人!我离家数月,也很想念大家!”众人轰然应和。

  等安静下来,王泱扳着脸道:“我来来回回很正常,大家以后不要再因为我耽误手头的事了。现在都回去忙自己的事吧!”

  学豹城的领袖们熟知王泱的脾性,马上安排居民们有序回城。王泱看向利爪牙牙、利爪蔚和利爪绯三个弟子忍着泪花,带着几十个助教和几千个学生,见他们没有动静。板起脸道:“还不快回去上课!我明天要考校你们几个月来的学习成绩,成绩好的有奖励!”利爪牙牙赶紧组织师生回学校。

  王泱见她们几个偷偷的抹眼泪,有些心疼,但还是转身回房房身上。好在他设计的学豹城城门和街道都足够宽阔,可以让房房通行。等人群散去,孩子们也回了学校,让房房进城回家。让三个队友带上各种礼物回家去和家人团聚。

  房房从扩建的学校后门进入,王泱看到自己的小院子,一别数月,仿如隔世,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回家真好。房房迫不及待要换壳,和动物伙伴们合作,开始搬家行动。

  先把王泱房子里的家具和丹炉之类各种东西搬回院子,随意的给王泱拜访在家里。然后是各自的巢穴,把小金的王宫和小红的鸟巢放到王泱的屋顶,小白的帐篷、小黑的狗窝和小火的鸡舍放到院子角落。最后是百宝箱里的宝贝,主要是房房和小金的财产。

  至于小开?还粘着利爪莜呢,王泱本想自己带,莜养了这些天,养出了感情,请求王泱让她来带小开,王泱同意了。

  小金亲自动手,指挥金蝉蛊们像勤劳的蜜蜂一样,把月海石贝搬进王泱的大仓库里,那里有一个法阵,可以防止月海石贝里的灵气流失。搬完月海石贝,还有各种珍稀的宝石之类,以金蝉蛊们超凡体质,几百万枚的数量,也累的趴下,要不停休息。

  把其他伙伴羡慕的不行,它们现在都缺月海石贝修炼。小白打工拉车什么的赚了几百枚,小火孵蛋有功得到一百枚奖励,小红和小黑一家努力辅助炼丹炼器,得到几百枚奖励。它们的这点财产,比起房房和小金的几百万,就是穷屌丝和首富的差别。

  它们一齐来院子里找王泱撒泼打滚卖萌,小红站在王泱肩头不停用摩擦王泱的脸,小火带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鸡围着王泱打转,小黑带着一群黑狗坐在一边可怜巴巴的盯着王泱,小狗们不停在王泱小腿攀爬,小白伏在地上默默看着王泱。

  王泱拎起一只小狗一边撸狗一边笑着道:“房房和小金的财产是它们自己挣来的,小金的后代灰又黑,不似氣霧,不似沙土,如同一筆墨色暈染開來,獸爪與墨色塵粒相觸,白鵺慕然呆滯了起來,隨后墨色染噬開來,不到片刻就爬滿了白鵺巨獸半面身軀。

江河眼中露出驚恐之色,待漆黑墨色散去,他竟然看見白鵺巨獸直接消失了,緊接著便是一道黑影覆上了眼前。

下一刻,又是啪的一聲脆響,江河也直接被抽飛了過去,噴出幾道弧線優美的血劍整整齊齊地躺在了江子檀身旁。

倒是一對令旁人羨煞的患難父子。

陳佩笑嘻嘻道:“江宗主,本世子夠不夠講理啊?”

江子石臉色有些難看,但還是還笑道:“蘇青玉犯下罪事,要是由岐木王府代我青嵐宗懲戒一番倒是我青嵐宗的榮幸。”

這話一出,一旁的上官胤坐不住了,老東西禍水東引,這是我合谷國的領土,岐木王府跑來亂插一腳,本來自己可以假裝看不見,可這時候提到合谷國了,我身為皇子自然不可能置之不理,便也淡淡道:“陳世子此舉怕是有些不妥當啊。”

陳佩面向上官胤正色道:“我不過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救下一個弱女子而已,而這女子恰好無依無靠,體弱無力,我就想給她一個家,又有何不妥?”

這時蘇青玉的弟子婁應象弱弱道:“蘇副宗主雖做了許多壞事,但她還是我青嵐宗的副宗主,理應由合谷國審理。”

陳佩捏了捏蘇青玉的小臉蛋,引得后者怒目而視,問道:“小娘子,你說你是不是青嵐宗的副宗主?”

蘇青玉小臉懊惱地輕轉過去,登徒子!卻是低聲道:“不是。”

“你聽聽,她不是你們的副宗主啊。”陳佩轉過頭來,看向婁應象淡淡道:“至于她做了壞事,應該是沒有證據的,證人,應該也是可以沒有的......”

婁應象聞言,臉色僵硬,閉口不言,就連一旁的劉南也噤若寒蟬,不再多說,這已經不是他們這般小嘍啰可以參和的了。

隨后陳佩又笑臉朝向上官胤:“合谷國也總不能因為我救了一個無辜的弱女子就對我大打出手吧?”

上官胤臉色淡淡,心中盤算,方才蘇青玉已經在眾人面前親口承認不是青嵐宗的人,那無法通過青嵐宗與合谷國牽上勾連,這般不僅可以消去這家伙對合谷國的不敬之聲,還可以給青嵐宗心口留一根針,倒是一舉兩得。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上官胤擔心即便撕破臉,同樣拿不下陳佩......

便也淡淡道:“既是這般,我倒也不好過多干涉。陳世子雖是好心一片,倒也是應當注意身體啊。”

蘇青玉聞言,貝齒緊咬薄唇,這些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江子石此時臉色是真的很難看了,籌劃這么多,竟讓這個二世祖撿了便宜,陪了蘇青玉又折了長老,江子石心中憤懣難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只能帮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国纵横

星凯龙

万国纵横

流鸢长凝

万国纵横

月凌情

万国纵横

风尘散人

万国纵横

萧烁

万国纵横

素衣音尘